森合高科获“财务老手”相助 信心爆棚与新股东签订对赌协议

  森合高科与“双面”大客户

  ◎ 记者 邹煦晨《 国际金融报 》

  广西森合高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森合高科”)是一家“看点”颇多的创业板申报公司。

  报告期内,公司发现前五大客户中,有两个居然和竞争对手是“一伙”的,而且有一个还是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。

  有意思的是,森合高科还获IPO“财务老手”相助,几个月内便发现三个会计差错。

  IPO老手相助

  据了解,森合高科曾是一家新三板公司,其主营业务为环保型黄金选矿剂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森合高科的产品特别单一,报告期内公司“金蝉”环保型黄金选矿剂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99%以上。

  2019年4月,森合高科办理上市辅导备案。但两个月后,森合高科的财务负责人庞晓玲便“让贤”给了顾彬。

  之所以说是“让贤”,是因为庞晓玲并没有离开森合高科,而是由财务总监降级为财务经理。从资料来看,庞晓玲2013年4月入职森合高科,两年后升为财务总监,掌管森合高科财务近4年,并握有森合高科24万股的股份,约占发行后总股份的0.21%。

 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初步计算,森合高科达到拟募资额时的估值为19.97亿元。如果达到这一目标,则庞晓玲握有股票的市值为420.75万元,获利约为308.39万元。而且庞晓玲或许不需等太久,其便可能重回财务总监的位置。

  因为“受让”财务总监一岗的顾彬是一个IPO“老手”,近十多年的履历大多与IPO公司相关。

  申报稿显示,2008年6月至2012年7月,顾彬在江苏通光电子线缆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通光线缆”)担任财务总监。通光线缆于2011年9月上市,但上市还未满一年,这位IPO期间的财务“扛把子”便离职。

  离职后的顾彬马上转战海门容汇通用锂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容汇锂业”)。不过,顾彬并没有在容汇锂业待太久,其于2013年12月离职。从结果来看,容汇锂业2016年5月才登陆新三板,2017年8月才进行上市辅导。

  随后,顾彬把目光放在湖北瀛通通讯线材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瀛通通讯”)。顾彬入职瀛通通讯数月后,于2014年4月担任财务总监,并且瀛通通讯也于同月进行上市辅导备案。

  故事重演,瀛通通讯2017年4月上市后仅三个月,顾彬又离职了,并且走之前还间接持有瀛通通讯70万股的股份。哪怕按瀛通通讯上市以来最低股价计算,顾彬持有的股份也价值1166.9万元。如果按最高价计算,则顾彬持有的股份价值达3344.6万元。

  顾彬“休息”数月后,又于2018年2月奔赴已经接受上市辅导备案的江苏华兰药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兰股份”)。不过,华兰股份之后的创业板申报稿中,顾彬似乎没有持股华兰股份,难以复制瀛通通讯的造富情况。

  或许因为上述情况,顾彬于2019年6月来到握有股份的森合高科。

  2017年11月至2018年10月期间,顾彬便通过二级市场入股森合高科,又于2019年5月至2019年8月期间再次通过二级市场进行加码。目前,顾彬共有持有森合高科153.6万股的股份,如果森合高科达到拟募资额的目标,则每股发行价为17.53元/股,而森合高科新三板时的最高股价也只有10.01元/股(前复权),以此计算顾彬至少赚1155.58万元。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。

  新的财务“扛把子”顾彬上任后,森合高科几个月内便发现三个会计差错。

  这三个会计差错更正的事项为:1、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及证监会的指导意见,更正应收票据终止确认的会计处理;2、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更正预付中介机构发行费的会计处理;3、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更正固定资产报废处置的相关处理。

  差错更正后,森合高科的财务数据发生一些变化,比如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减少6.72万元和18.52万元。

  大客户隐情

  获IPO“老手”相助后,森合高科的信心爆棚,居然与新股东签订对赌协议。

  2019年12月,森合高科与其实控人和新股东招金有色签订对赌协议并约定,如果森合高科未能在2023年12月31日前在A股上市成功,则招金有色有权要求回购,且相应的年利率为10%。

  不过,需要指出的是,森合高科也有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。

  比如,森合高科2017年至2019年的前五大客户中,有两个居然和竞争对手是“一伙”的。

  第一个是获嘉县卓珩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卓珩贸易”),其为森合高科2017年第四大客户和2018年第一大客户,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.82%和12.39%。天眼查显示,卓珩贸易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虽然均为50万元,但2017年至2019年的年报中,均无人缴纳社保。

  第二个是陕西秦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陕西秦创”),其为森合高科2017年第3大客户,占营业收入比例为5.46%。天眼查显示,陕西秦创成立于2010年12月,虽然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为300万,但2016年和2017年的年报中,均无人缴纳社保。

  两家似乎有些异样的公司,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被森合高科发现,其向公司的直接竞争对手销售公司产品。对此,森合高科以损益公司利益为由,终止与两家公司的合作。

  关于这类事项的危害,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吕随启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可能使公司怀疑信息被泄露,从而内部产生信任危机,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发展。

 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表示,虽然公司得到收入但是却用自己的产品打响对方的牌子,会使竞争对手抢占市场份额。另外,公司给经销商的产品价格要低于市场售价,这等于让利给竞争对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森合高科2019年前五大客户中,也有2019年无人缴纳社保的公司存在。比如天眼查显示,森合高科2019年第一大客户昆明赛铭克科技有限公司,其2019年年报中无人缴纳社保。

  关于类似的现象是否还会发生,记者向森合高科发去采访提纲,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。

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didasverkauf.com